光伏企业家们有哪些集体特征?
发布日期:2018-08-10        

主题词光伏企业家们有哪些集体特征? ; 光伏企业 ; 光伏企业家 ; 光伏产业



因为制作“《聊光伏》2018SNEC”视频对话节目,2018年5月底短短的几天时间,老红接触了大大小小15家著名光伏企业的领军人物。他们有排在全球新能源产业前几位的企业代表,有金融、技术思维优秀的企业代表,有最具争议商业模式的企业代表,也有目前企业处于最坏历史时期的企业代表。他们的个性各有不同,却又集合成为中国光伏企业家的主要集体特征。

 

本次对话的背景和主题是,一场残酷的光伏产业整合马上就要爆发,他们是怎么看?他们的企业会怎么做?他们给中国光伏产业的建议是什么?

 

短短半个小时的对话,集中反映着他们的思维、智慧和特征。

 

就是这些特征,让中国光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落后世界到领先世界,令世人仰视;就是这些特征,正在改变人类上百年来不变的能源习惯,掀开了修缮人类生存环境的第一页,让功在千秋;就是这些特征,看上去总是面带笑容,却既让前进路上的所有敌人胆寒,又隐藏着多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辛酸,就像苗连生说的:人们都是“光见过贼吃肉,没见过贼挨打”。

 

这都是一些什么样的特征?

 

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特别是和几位世界级企业老板的对话,他们对即将到来的产业整合问题的回答,给老红一种不过瘾、答非所问的感觉,因为他们总是把话题聊到人类环境、国家责任这个层面上去。老红知道这很真实,可还是有一种是在和国家领导人对话的感觉。

 

强烈的使命感。成功企业家表现得有社会责任感不奇怪,但成功企业家为了一个社会目标而念念不忘的却不多。在与这些老板对话的过程中,你能隐隐感受到,他们在实现自己企业目标的同时总是在孜孜追求着一些产业和社会的目标。比如和朱共山对话,老红已经把话题扯开了,他却总会自觉不自觉地又把话题扯回到光伏发电的平价上网问题上。

 

突出的产业自豪和自信感。出生于不同家庭背景的人,反映出来的气质是不一样的。这些光伏企业老板,好像都是来自各方面背景都十分良好的家庭,因为你会强烈地感受到,他们对自己产业的自豪和对自己企业的自信。比如高纪凡说的“中国的产业发展一定要站在全球高度和领先未来两个定位点上”,这一定不是其他产业、企业老板能够轻易想到、敢于说出来的话。

 

对光伏产业太过呵护。不像今天的许多国人,一边为国家的进步骄傲,一边不停地指责国家的缺憾。和这些老板聊天,他们也为光伏产业这样那样的问题焦虑,但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不会不负责任的评论也不会允许别人不负责任的评论光伏产业,过分“护犊子”的感觉突出。比如在和曹仁贤对话前,他说对于即将到来的产业整合,这个话题太敏感,说轻了不是,说重了也不是。老红笑了:现在产业中说“天塌了”的话都有,您还顾虑什么呀。

 

一种“轴”劲。干事业,如果没有一种“轴”劲是难于成功的,特别是干光伏这种前无古人、改变时代的事业。和这些老板聊天,虽然这种“轴”劲并不表现在他们的言谈语吐中,但是老红却能从这些言谈语吐的背后清晰地感受到。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瞿晓铧的“轴”劲就是外在的,他是这次对话中唯一只看着前方说话的对话人。这让老红总要想到那个自信而倔强、自封为多晶技术路线“大清王朝裱糊匠”的人。

 

专业而善于学习。专业和独到的认知一定是所有产业中老板们的一致特征,善于学习和持续学习则必须是新兴产业的光伏企业老板的一致特征。和这些老板对话,是一次难得的学习和开阔视野的机会,让老红一会儿豁然开朗,一会儿拍案叫绝。比如请北控的雷涛就如何吸引金融更好服务光伏企业提点建议,没想到学自然科学的他首先谈的是风控模型问题。这让有近20年金融从业经历的老红拍案:这是只有深厚金融认知的人才会有的表现,而大多数光伏人应该懂却不懂这一点。再比如听钟宝申说话,你就像是在听一位教授严谨而认真,甚至有点虔诚地讲述一个学习过程,你可以听不懂他讲的学问,但是你一定会佩服他分析问题的逻辑和表现出的学识。

 

总是想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如果你以为这些成功企业家只是会拼命的“劳模”,那一定错了。这些老板所以成功,首先是因为对于同样的事情,看的和别人不一样,想的和别人也不一样,做的和别人不一样。特别是当前这个时代,是一个必须长得和别人不一样才能活下去的时代。让老红印象最深的是苗连生,一边他还不知道英利明天的死活呢,一边他却狂想着英利乃至光伏产业发展的各种奇思妙想,包括一些老红以为很夸张的想法。

 

形象开朗、气色不错。只有光伏产业中人才能知道光伏产业中人的不容易,才能体会光伏企业老板的不容易,特别是都已经感受到即将到来的产业巨变,所以在老红的设想中,参加对话的老板们应该都是面带倦容甚至憔悴的。可是与15位老板对话下来,他们却都不是老红的“人设”。比如眼前的高纪凡,比两年多前与他聊天时更显容光焕发。比如看到钟宝申,摄制组的小弟兄们异口同声地说:这么年轻!

 

缺少批判和自我批判的产业氛围。光伏是一个伟大的产业,一个伟大的产业一定会出现一些了不起的人物,了不起的人物一定不是完美无缺的,甚至是典型的在批判中成长的人物。马斯克所以总能创造奇迹,不是因为他没有毛病,而是因为他浑身都是毛病。要出现这样的人物,一个批判和自我批判的产业氛围十分重要。光伏又是一个新兴而快速成长中的产业,不可能没有缺憾,把这些缺憾甚至失误讲出来,也许更有价值,特别是在一场残酷产业整合马上就要爆发的时候。可是一场与十几位老板的对话进行下来,老红眼前的光伏,好像是一个完美无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产业和企业。

 

对马上就要爆发的产业整合的认识和准备不足。一场出发点是要记录如何看待马上就要爆发的光伏产业整合的对话结束了,结果却是,没有感觉到产业整合马上就要爆发,更不会感觉到产业整合的残酷,反而感觉到产业一片大好,大家都在努力维护或者掩饰着什么,事实上也有个别企业家因为对产业风险讲的不突出而要求不要播放视频,这些应该是老红对本次对话最突出的感觉和遗憾了。特别是几位世界级企业的老板,他们都经历过2008年、2011年产业整合的生生死死,他们的经验和认知,对于这个产业的今天是无价之宝,他们的一句话甚至可能挽救一些企业的命运。遗憾的是没有一位老板能够明确地警示产业整合马上就要爆发,它将是何等残酷,光伏企业又将如何应对。现在想来,或是他们有认知但为了维护产业的稳定不愿意说出来,或是他们的认知原本就不够清晰。

 

对光伏产能供求关系的认知不一。作为过去十年持续关注光伏发展过程人,老红坚持认为当前光伏产品的产能是严重的供过于求了。可不少老板不这样认为,坚持认为表面是产能过剩,实际是新兴产业的先进产能对落后产能进行快速替代的合理表现。老红对这种说法的忧虑是,否会过分强调产业繁荣期的思维而忽略了产业整合期的思维?这种思维又会否给这个企业在此轮产业整合中带来重大损失?是“产能过剩”还是“先进产能合理替代”这一重大分歧,其实是一个是“量”与“质”的分歧,是一个“质”会否转化为“量”的分歧,其结论只能等待时间来检验了,好在两年之内必见分晓。

 

两代产业人的明显不同。请光伏朋友们想象一个画面:15位早期靠加工业起家的世界级光伏企业大佬,和2011年后靠国内应用市场崛起的新秀同时出场,你会看到什么?中国光伏军团的所向披靡和神采各异,特别是两个层次和代次的不同特征,一边让人感受到沉重,一边让人感受到冲力。年长的一代,谈吐中总是“国家”、“天下”,挥手间中总是千军万马、平定中原,因为他们有这个资格;年轻的一代,思维上既富有远见又脚踏实地,知识上“服务”、“平台”、“共享”、“区块链”等概念信手拈来,因为他们必须是这样的思维。让老红印象深刻的,还有后来者向先行者的致敬。因为SNEC期间世界级大佬们太忙,为了对标他们的对话时间,老红只好多次临时调整年轻企业家们的对话时间。每遇调整,同样事情繁忙的年轻企业家们,总是因为尊重而深表理解。

 

在和这些老板进行视频对话的时候,老红因为心有所思,没觉得他们那么优秀。现在复读对话视频,细细品悟他们为什么那么说、所以那么说所代表的深厚功底,让老红倍感他们的优秀。历史不能假设,但老红总要想:如果不是他们,中国光伏产业会是什么样?中国光伏产业所以优秀,是因为他们优秀。中国光伏产业的优秀,又让他们更加优秀。

 

他们的特征就是中国光伏产业的人格化,老红想不出还有什么样特征的人,能够把中国光伏产业推到如此优秀的水平?也想不出是他们的特征朔造了中国光伏,还是中国光伏朔造了他们的特征?


来源: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
点击查看网络原文>>

版权所有@ 北京市电子科技情报研究所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025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79号  邮编:100009  Email:bjdzqbs@126.com

在线人数:204

当日访问计数:23915

累计访问计数:33979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