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与中国:石化工业的新格局
发布日期:2019-06-10    来源:中国高科技行业门户    

主题词石化工业

前言:2018年石化行业进入景气高峰期,但随着产能的增加,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行业面临着转型升级和提升自身竞争力的艰巨任务,与此同时,石化行业新的竞争格局也逐步形成。

 

高油价时期带来的行业景气低迷随着前两年低价原料资源获得性得到突破,行业进入景气高峰期的同时装置产能在2018年进入集中投放期,产能迅速增加,供需矛盾较为尖锐,各国均加大了贸易保护主义步伐。

 

激烈的市场竞争、科技革命、信息化和环境保护开创了行业新格局。2019年行业逐步步入景气低谷,各大企业持续加速转型升级,提升自身竞争力,以保证生存和可持续性发展。

 

世界石化工业:整体景气度良好

 

2018年全球经济风起云涌,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形势最为动荡的一年,但对全球石化行业影响甚微,行业整体经营情况良好。投资经历了几年的停滞、项目取消和延迟后,进入扩产周期,全年炼油能力增加1.1%,超过9550万桶/日,乙烯能力增加5.3%,达到1.78亿吨/年。

 

随着全球制造业PMI指数见顶回落,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科技革命带动产业变革步伐加快等效应显现,行业面临金融、政治和科技的巨大挑战,市场竞争加剧,行业格局重塑步伐加快。

 

1.1 原油供给形成三强并立格局,原油需求维持高增长

 

北美页岩油产量爆发式增长及制裁伊朗引发的产油国增产效应,2018年全球原油日均产量首次突破1亿桶,达到10007万桶。“三大核心”产油国美国、沙特、俄罗斯均逼近历史最高水平,控制了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供给。

 

美国20年来首超俄罗斯,跃居全球第一,日产能力超过1500万桶。俄罗斯最高日产量触及1250万桶,创后苏联时代最高水平。沙特最高日产量超过1100万桶。

 

传统油价定价模式从OPEC和俄罗斯二元主导演变为美国、沙特和俄罗斯三足鼎立,成为左右国际油价走势的主要供应博弈方,尤其是美国通过制裁伊朗、牵制沙特、挑起贸易摩擦等手段给世界经济和国际油价走势带来了严重扰动。

 

全年原油需求约45.23亿吨,增长1.5%,仍主要以亚太、北美和西欧为主。美国消费量占比超过20%,位居第一。中国占比13.8%。印度经济保持了较高速增长,机动车数量近几年激增,占比4.8%,成为第三大消费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通过增加新能源方式,原油消费处于平稳下降趋势。

 

1.2 炼化产能集中投产,市场巨幅波动

 

废旧料禁令全球化及北美低成本天然气凝析液刺激了投资,2018年进入新一轮投产集中期,全球原油加工能力达到49.6亿吨,开工率86%。

 

美国、欧洲、亚太三地复杂性炼厂毛利分别为10.8美元/桶、7.1美元/桶和4.0美元/桶,相较于2009-2014年分别提升31.7%、29%、17.6%。乙烯产能在美国4套大型乙烷裂解装置以及2套扩建装置投产下达到1.78亿吨。

 

化工产品消费进入稳步回升阶段,产量增速达到3.2%,乙烯开工率92%,处于历年最好水平,三大合成材料消费增速连续三年保持在4.8%左右。

 

但受“美国优先”的贸易战、金融环境收紧、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环保压力升级、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等诸多因素影响,年中经济增长动力基本消失,成为石化市场的重要掣肘。

 

市场前三季度总体平稳,第四季度原油再次呈现断崖式下跌,行业景气见顶后开始回落,市场格局大变。WTI从年初60美元/桶到年底51美元/桶,下降15%,相比全年高点76美元/桶下降33%。虽然化工品同比上涨6.8%,但年底相比全年高点,乙烯价格下降16%、丙烯下降31%、PX下降27%、PTA下降41%、甲醇下降29%、煤碳下降6%。

 

1.3 全球并购重组空前活跃,能源资产洗牌逐渐加速

 

2018年全球并购达到新高度,以大型石油公司寻求低成本油气资产开发为标志,具有行业影响的大型并购持续推进,能源资产和行业格局洗牌速度加快。初步估计全年并购交易额约6300亿美元,占全球总交易额的20%。代表性的有德国拜耳以630亿美元收购美国生物技术巨头孟山都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和农用化学品厂商。

 

德国工业气体巨头林德与美国普莱克斯公司价值830亿美元的并购,合并后市场份额达到33%,取代了液化空气成为全球气体业务的主导。另外,美国第二大炼油商马拉松原油公司、BP公司都有超过百亿美元的收购,全球格局重组将进一步增加。

 

1.4 市场、信用和环保政策收紧,生产经营风险增加

 

2018年石化产品供需快速增长,供大于求形势严峻,而终端市场需求疲软,尤其是新兴经济体汽车、建筑、电子等领域消费量下降。

 

同时,全球朝鲜核危机、伊朗核协议废除加剧了地区动荡局势,英国脱欧进程、德国政府换届、法国“黄马甲”运动,意大利等国预算赤字,以及美国加息、减税等利好政策红利消退后前期消费透支加剧了经济下滑不确定性。

 

环保政策不断收紧,除常规大气、废水、废固治理外,土壤修复和禁塑全球化需求凸起。曾凭借石油起家的巨头加快转型步伐,但科技技术尚难以支撑利润替代。

 

为此,各国加大了贸易保护主义,美国出《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引发了全球贸易大战,2017年10月中旬至2018年10月中旬,世贸组织成员共实施137项新的贸易限制措施,总额达5883亿美元,商品流通性弱化,各企业生产经营风险增加。

 

中国石化工业:变化中前行

 

2018年我国经济形势受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发酵、资管新规政策出台、环保监管大幅收紧等政策影响震荡,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90万亿元,同比增长6.6%。但环保督查以及长江经济带保护带来的不合规企业关停风潮,石化市场供应偏紧,市场价格保持较高水平,增加值持续增长。

 

受低油价带来的低价原料供应,利润保持较快增长,行业整体效益延续较好态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行业规模以上企业27813家, 资产总计12.81万亿元,比上年增加5.3%。主营业务收入12.4万亿元,同比增长13.6%;利润总额8394亿元,同比增长32.1%。单位能耗持续下降,万元收入耗标煤同比下降10%。

 

2019-06-07 01:20

 

来源: i能源

 

2.1 能源需求增长迅速,供给侧结构性矛盾仍比较突出

 

全年一次能源生产37.7亿吨,消耗46.4亿吨,原油和清洁的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大幅上升,能源安全和结构性矛盾问题仍比较突出。

 

其中煤炭产量35.5亿吨,表观消费量38.3亿吨,对外依存度7.3%。原油产量1.9亿吨,净进口4.6亿吨,表观消费量6.5亿吨,同比增长7.0%,对外依存度70.8%。天然气产量1603亿立方米,表观消费量2834亿立方米,同比增速17.3%,对外依存度43.4%。

 

表现在规模程度上,全国炼油能力8.3亿吨/年,增幅2.7%,超过全球净增能力的一半。行业开工率连续第四年回升,达到72.9%,吨油利润约383元。

 

成品油产量约3.6亿吨,净出口4000万吨,表观消费量3.2亿吨,增长2.5%。但炼油行业单体平均规模仅412万吨/年,与世界炼厂平均规模759万吨/年仍有较大差距,千万吨级炼厂28家(含5家2000万吨/年炼厂),合计炼油能力3.7亿吨/年,占总炼油能力44.5%。

 

同时一体化水平不高,19家炼化一体化企业,产能2.3亿吨/年,占比仅27.7%。单位能量因数能耗在8.5千克标准油/吨及以下炼厂15家,仅占总能力的21%。

 

同时,随着国外产能疯狂进军国内,行业正在进入优胜劣汰博弈,国产和进口料厮杀越来越激烈,全年聚乙烯对外依存度上升到45%。

 

国内各炼化企业纷纷从“油主化辅”转向“化主油辅”,单环节竞争风险加大,产业链向一体化深入。为调整产品结构,新主体、新消费、新原料、新工艺和新法规不断出现,行业面临大洗牌局面。

 

2.2 下游需求增长乏力,企业盈利水平同比提升但环比微降

 

得益于多年产品价格低迷带来的行业出清、环保政策限制和原油价格回暖,产品价格自2016年初底部逐渐回暖,2017-2018年达到相对较高水平。2018年全年合成材料表观消费总量首次超过2亿吨,增幅约为7%。

 

但受产能剧增市场竞争激烈、中美货币政策分化、贸易摩擦全球化升级、关税政策加码与“抢出口”造成的需求超前影响,行业主要下游需求放缓。

 

一是地产行业较为低迷,房屋竣工面积2017年11月转负后大幅下滑,商品房销售速度放缓;二是汽车购置税减免政策退出后2018年7月销量转负,全年乘用车销量2235万辆,同比下降5.8%;三是纺织服装零售额低速增长,未形成明显需求拉动。

 

下游大宗石化产品价格增幅约7%,低于原料石脑油增幅24%,行业整体盈利水平从三季度开始结束两年上涨,始环比微降,盈利水平拐头回落。

 

2.3 能源转型大刀阔斧,不断出现的灰犀牛改变了市场格局

 

2018年中国能源系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煤炭去产能、保供应、稳价格成效显著,天然气供应保障能力持续增强,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占比超过36%,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逐步完善。煤炭在能源消费总量中占比59.0%,同比下降1.4个百分点。

 

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占比上升1.3个百分点达到22.1%。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平均优良天数79.3%,同比上升1.3个百分点。PM2.5浓度39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9.3%。但能源结构调整难度大,能源资源利用效率提高较慢,绿色城镇化与国际水平差距大,环保严峻等问题依然突出。

 

影响能源的重大石化行业事件呈现规模大,向寡头集中趋势。一是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正式挂牌交易,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方式吸引了众多境外资金参与,成为仅次于美国纽约WTI与英国布伦特的第三大原油期货平台,全年成交金额超过12万亿元,占原油现货市场约6%;二是3月1日正式实施的消费税新政“1号文”,全面打击因偷税漏税造成的不正当竞争,不但增加了国家税收而且净化了市场环境;三是环保高压政策持续不放松,法制化步入正轨;四是美国发起的全球贸易摩擦以及欧美等经济发达国家逐渐增加的非贸易壁垒,使油气和石化产品面临更恶劣的环境,成为行业未来发展最不可控因素。

 

2.4 行业竞争加剧,拆分重组促进行业洗牌

 

恒逸石化、桐昆股份、荣盛石化、恒力股份为代表的民营大炼化企业进入集中扩建期,世界级水平的国内民营炼化行业四小龙成形。民营炼油能力提高到2.35亿吨/年,在全国炼油能力中占比从去年的25.6%升至27.2%。

 

但在产能过剩面临淘汰落后、税收政策收紧导致的债务危机爆发、环保和安检监管力度加大的情况下,布局分散、工艺技术落后、产品附加值低、无进口原油配额、炼油规模小于200万吨/年的民营企业全年开工率不足30%,淘汰速度加快。

 

山东晨曦集团、广东天乙集团、山东大海集团和金茂纺织化工集团先后破产,冰火两重天的分化式发展格局凸显。为了生存,竞争力弱的民企和国企融合重组成为行业大趋势,越来越多的地炼企业拥有了国企背景。如中海油并购东营石化、中海沥青以及海化石化;中国化工集团并购华星、正和、昌邑、安邦、蓝星济南、济南石化及长城炼厂等地炼企业,行业整合度不断提升。

 

同时,国内巨大的市场需求,及国家积极的“引进来”和“走出去”政策,吸引了外资抢滩布局,禁限政策不断突破。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埃克森美孚公司宣布在广东投资100亿美元建设大型独资项目,中海油与壳牌公司筹划惠州石化三期,沙特阿美入资浙石化舟山,同时超30座加油站中方控股政策取消引发外资进入油品销售领域,市场主体多元化带来产业格局巨变,高段位、高层次的竞争将促进行业重新洗牌,重塑行业格局。

 

随着2018年产业集中投产期的到来,2019年石化行业在进入了装置大型化、炼化一体化、产业集体群化、园区化基地化模式,能源和资源多元化的同时,信息化浪潮席卷全球,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蓬勃发展,改变了炼化业务模式,推动着行业数字化转型,不断提升生产经营效益和工作效率,已成为行业的重点工作。

 

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及不断革新的新技术,改变着行业发展轨迹,石化产品的低端竞争将被向着高附加值产品调整,更加清洁高效的能源成为市场消费主力。未来几年是传统石化企业面对全球化竞争的市场新格局、加速转型升级、提升自身竞争力、保证生存和可持续性发展的关键期,挑战和机遇并存。




查看网络原文>>>

版权所有@ 北京市电子科技情报研究所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025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79号  邮编:100009  Email:bjdzqbs@126.com

在线人数:115

当日访问计数:51318

累计访问计数:4766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