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机器人也学会了“上网”
发布日期:2018-08-09    来源:中国高科技行业门户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关于机器人的自主逻辑推算程序,各国的研究进程还是比较缓慢的。而从现实角度来说,拥有高度自主逻辑运算能力的机器人,在实际功用角度来说更为优越。美国普利斯顿大学物理系教授杰森·培塔就曾指出:“如果想要让机器人事业更为繁荣,就必须提升它们的智能化程度。研发人员应该做的,不单单是如何创建编程,而是给这些编程建立一个共享中枢,使得所有机器人都有加载新型编程的机会。”培塔教授的观点可以说是一语中的,他想要寻找一个关于提升机器人逻辑运算能力的便捷通道,而这一点在近期也被证实是可行的了。

 

2014年1月,荷兰埃因霍温理工大学的工作人员初步建立起了一个关于提升机器人智能水准的“机器人互联网”体系。这一项研究课题的核心发起人是勒内·范德莫伦哥特,在他的推动下,包括埃因霍温理工大学在内的5所高校,与飞利浦公司一同展开了项目攻坚。

 

 

 

在范德莫伦哥特的构想当中,“机器人互联网”需要一个超级云端服务器,然后由研发人员将机器人和服务器相连。这样能使每一个连接了服务器的机器人,通过上传和下载,复制到服务器当中的有效信息。比如说,一名机器人的中枢管理器被写入了关于“烹饪”的程序,那么它就会将这一道程序上传到“机器人互联网”当中,而其他关联了“机器人互联网”的机械智能体,也就能自主加载这一程序,从而达到快速提升自身智能化程度的目的。

 

范德莫伦哥特的构想得到了欧盟的大力支持,因为就目前看来,各类智能机器人虽然层出不穷,但是在实际应用范围上,却功能过于单一。“机器人互联网”体系的建设,正好可以解决这一难题。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欧盟组织一直在向这个项目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而范德莫伦哥特和他的团队,也确实正在接近这一目标。

 

根据对外公布的信息显示,工作人员组织了4名机器人,让它们去给躺在床上的“病人”送水。包括这名“病人”在内,所有参与实验的机器人都配备了特殊装置,使得它们能够与云端存储系统交互信息。实验开始后,一名机器人将病房地图和病人方位上传到了“机器人互联网”,其他机器人则顺利通过数据共享功能了解到了整个病房的详细信息,然后按部就班地完成了研究人员交代的任务。

 

很显然,范德莫伦哥特主导的实验是成功的,在“机器人互联网”的指挥调度下,每一位机器人都发挥出了自己的功效,任务执行得有条不紊且合情合理。对此,范德莫伦哥特进一步补充说道:“以往人类研究出的机器人,大都只能执行某一项单独的任务。而制造一个能够适应多种工作内容的高智能机器人,又需要工程师填写大量的编程代码,这既浪费资源又消耗时间,我们开发‘机器人互联网’技术,让这些关联了互联网的机器人可以加载到其他人的功能,并且根据外因变化自主更新本体数据库,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就是说,在“机器人互联网”体系的支持下,新一代机器人将拥有强大的学习能力。在同一网路之中的机器人,可以自主学习到其他机器人拥有的功能。更重要的是,这些机器人还会自主上传数据,不断更新上级服务器当中的存储内容。这样一来,单一机器人能够掌握的技能将是非常可观的,那么它们的适用范围和实际功用也将获得极大提升。正如范德莫伦哥特所说的那样,在同一网路内,只要有一名机器人学会了驾驶汽车,那么其他机器人都会复制这一程序,进而拥有驾驶技能。

 

听起来,“机器人互联网”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将会从根本上解决现有机器人的智能化问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样一种技术的应用是要慎重的。因为就机器人本身而言,它们是缺乏主观甄别能力的,一旦上级服务器当中出现了更高级别的程序源,它们便会将这个程序加载下来,替换掉旧程序。很显然,这样一个过程是存在诸多漏洞的。比如说“黑客入侵”问题,“机器人互联网数据更新职权”问题,以及“机械体内存容量”问题。

 

(1)“黑客入侵”。这恐怕是“机器人互联网”当中最大的隐患了。假如有不速之客利用技术手段取得了对机器人的支配权,然后再将这道程序复制到网路内部其他机器人身上,那么他就可以在短时间内拥有一支强大的机器人军队。假如类似的事情一旦出现,那么对于人类文明,很可能是一次灭顶之灾。

 

(2)“机器人互联网数据更新职权”。这是应该被明确限定的话题。在范德莫伦哥特的构想当中,每一个机器人实际上都可以对上级服务器当中的数据进行读取替换。这样做的好处是很明显的,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信息源的不同,势必会对整个数据库带来诸多麻烦。比如针对同样的任务,阿拉斯加州的机器人上传了一种解决程序,马萨诸塞州同时也有另外一种解决程序上传,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3)机械体内存容量问题。针对此,业内人士是持观望态度的。因为就目前看来,即便是再高明的设计师,也不能设计出拥有无限存储容量的机器人。那么,在网路畅通的环境下,上级服务器可能会不停地更新和收发新的数据资源,“贪婪”的机器人自主加载网络程序,那么被核心芯片损毁,也就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了。

 

针对上述质疑,范德莫伦哥特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说道:“对于机械智能体的互联网安全问题,这不是我们的研究方向。但是我认为以上担忧都是不必要的。我们的计算机也是和网络相连的,并不是每一台机器都会受到病毒的干扰。更何况,在涉及人类安全的问题上,联合国会出台相应的政策措施来规避风险,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多么棘手的问题。如果‘机器人互联网’真的实现了,那么一定会有世界最顶级的科研团队专门进行全天候监控,因为这将是地球上的绝密任务。”按照范德莫伦哥特的观点,掌控机器人数据更新的中央服务器,是应该由全世界一流的科学团队管理掌控的,这些人负责机器人网路的安全以及日常更新问题。

 

总体而言,“机器人互联网”技术的深度开发,对于智能机器人的实际功用是有极大推动意义的。机器人之间互相学习,毫无疑问是一种快速提升机械智能体“聪明”程度的便利通道。在这一过程中,或许存在着不小的危机和隐患,但是每一种高端技术的开发和使用,尤其是涉及未来人类安全的话题,都会配备严格的安防措施。一旦“机器人互联网”真正走入人类生活,那么它的核心技术必然是绝密的。



版权所有@ 北京市电子科技情报研究所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025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79号  邮编:100009  Email:bjdzqbs@126.com

在线人数:207

当日访问计数:23945

累计访问计数:33979783